一个海外IP,凭什么能在中国稳收643亿流量?
分秒帧
分秒帧
2022年04月14日 14:46

2014年,一阵IP热刮过文化、影视行业。知名网络文学IP作品改编带来的巨大利润,使投资方涌入IP市场,动漫IP内容也备受关注。有报道将2015年称为“中国动漫进一步蜕变和变革的一年”。《十万个冷笑话》等大电影,开拓了IP电影市场开发的新思路。《大圣归来》在暑期档赢得了口碑与票房,也带动了社交媒体上的讨论与关注。


深圳拉瓦数字动漫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拉瓦公司”)正是于“中国动漫变革的一年”成立。拉瓦公司成功收购韩国动画片LARVA《爆笑虫子》中国大陆及港、澳、台地区永久性版权。成为集动漫影视制作、发行、IP品牌运营于一体的动漫企业,是将中国传统文化与数字娱乐相结合的全方位数字娱乐内容及服务提供商。


深圳拉瓦数字动漫有限公司


截至今年2月份为止,《爆笑虫子》在中国地区总点击率达643.64亿次,自媒体总粉丝近500万。虫子Yellow(黄小憨)和Red(红小闹),也成为老少皆知的动画IP形象。


红小闹和黄小憨


而支撑这一切运转的,不过是几十人左右的团队。


每个人都强大得如同一支队伍


聚焦在一个IP项目,一季接着一季做下去,不断的内容输出是《爆笑虫子》在中国市场拓展品牌的守则。也因此,在2015年到2018年的IP热潮过后,爆笑虫子并未受到市场风向影响,并且收获了一大批“睡前一定要看一集《爆笑虫子》”的忠实观众。


陈蔚是拉瓦公司的董事/副总裁,《爆笑虫子》运营/品牌管理的总负责人,曾参与制作《哆啦A梦》、《高达机动战士》、《灌篮高手》、《人猿泰山》、《风云决》等国内外知名IP。在拉瓦公司成立时中国动漫IP让人耳熟能详的还只有《喜羊羊与灰太狼》《熊出没》等。在陈蔚看来,一个IP项目在市场的发展,从制作到品牌的推广,能够做到老少皆知,并不是一蹴而就的事儿。因为几年前IP市场热潮,终归会退去,突然的资本刺激,并不能推动一个IP项目的真正成长与发展。不断的资金支撑,不急于眼下的投资回报率,而不断的内容输出、正确的媒介平台等,才是影响一个IP市场推广的重要因素。


当然,每集只有3到6分钟,内容轻松诙谐,恰逢互联网短视频的兴起,这些都是爆笑虫子IP能够收获600多亿点击量的重要原因之一。


《爆笑虫子》爆笑短片


尽管如此,在市场上运行一个IP项目,依然会面对很多阻力。更加偏重于直播带货盈利的短视频平台,每个阶段都会有层出不穷的版权维护相关事情。身处一个“劳动密集型”行业,劳动成本不断增加,既要面对品牌的推广与市场的拓展,又要面对各种平台间的版权争夺问题,还要将项目内众多事项切割,交由给坐落在五湖四海不同的承制方,把控每一个作品的最终产出。作为小型的制片管理团队,这意味着,每一个人都必须强大得如同一支队伍,团队里的每一个人都如同一个部门,扛起不同业务。


或者说,效率以及项目中无阻的沟通,是这个团队的第一要义


用分秒帧审阅是一个硬性要求


接受采访时,《爆笑虫子》项目制片经理陈东浩刚刚从深圳因疫情居家办公状态恢复到集中办公。对于陈东浩来讲,疫情并没有影响拉瓦团队的工作节奏,“作为品牌管理公司,我们大部分工作都是依赖于线上解决的。”一个IP有多个合作方、承制方,分散在全国各个城市,早已习惯线上沟通。



在没有使用分秒帧之前,沟通要靠网盘或邮件传输资料,再通过QQ、微信沟通,缺乏项目视频管理系统,在提出一些审核建议时指导意见不够直观。承制方专业水平以及对修改意见的理解参差不齐,经常会出现网络上流传的吐槽甲方段子一样的场景。作为甲方需要反复讲述和解释,再不断地传输资料和信息,甚至还是难以达成共识,沟通成本很大。而沟通成本也将反映到制作成本上


爆笑虫子团队曾经多次寻找和尝试,可以解决审片痛点、提高远程创意工作效率的工具,最终锁定了分秒帧。


创建对应项目组,再将项目组分享给散落在不同城市的承制方,从前期的剧本创意、分镜头脚本,再到将项目需求传达清楚,承制方在要求的时间点根据需求将动画作品上传至项目组内,项目负责人直接在线上播放的视频上圈点勾画批注,将审核意见精准传达给对方,承制方实时接收到项目组审阅的意见信息,根据清晰可见的指导意见,进行修改。








直观,精准,意见不再抽象,可以对应到帧或某一个细节,又能与不同背景的人拥有统一工作语言,这让拉瓦公司在与承接制作内容的合作方协作时,将分秒帧作为审阅流程中的标准工具。


不只是拉瓦公司,还有更多动画行业从业者在协作沟通时将分秒帧作为创意沟通环节、审阅环节作为首选工具。也不止于动画行业,分秒帧也愿意为更多领域更多创意的沟通助力。



相关阅读

教培巨头猿辅导转型进行时,百人团队怎么做视频?
分秒帧2022-08-19
后疫情时代,他们让电影“不死”
分秒帧2022-06-21
“中国足球需要彻底震荡,我愿意做一个守望者”
分秒帧2022-06-14

下一篇

做线上教育7年,学员近千万,他们是如何应对行业变革?
做线上教育7年,学员近千万,他们是如何应对行业变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