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 HiShorts!获奖作品是如何从6025部短片中评选出来的?
分秒帧
分秒帧
2021年12月30日 19:29

12月29日晚,HiShorts! 短片周颁奖典礼在厦门举办,《美发师》《水老鸦》《独唱团》《去别处》等22部短片作品斩获大奖。


这些获奖作品是如何通过评委们的一轮轮筛选,站到顶点的呢?


作为国内规模最大的短片电影节,HiShorts!今年创下了6025部短片的投片量新高,初审评委也从去年的20个增长至30个。对主办方而言,这两个数字意味着不可撼动的行业的影响力,也意味着呈指数级倍增的工作量。



这么多评委都需要一一沟通,数千部片子也需要一一送达,再加上评审意见的反馈等,工作十分繁杂。如果还按过往采用物理投递的方式,那数千部片子的下载、分拣、拷贝、投递,将让他们面临难以想象的时间压力。


他们急需一款好用的工具,来一站式解决线上审片的困扰。


分秒帧的出现,让这些困扰迎刃而解。HiShorts!运营负责人感慨说,用了分秒帧,“使得我们的评审工作在传输、观看、批注等环节都具备了许多往年无法比拟的便利,工作效率得到了极大的提升。”



过去如果是使用U盘送片,意味着评委只能在电脑上浏览作品,而采用了分秒帧线上工具,评委们可以选择在手机上或电脑上、iPad上,随时随地,根据自己的时间便利来工作。


“另外,分秒帧所提供的企业级加密手段、自动水印、链接防转发等功能,也从根本上保障了参赛片源不外泄。”


手机审阅303部短片是一种什么体验?


HiShorts!剧情类短片初审评委林秉翰是在10月20日接到分秒帧审片系统的,他需要在11月9日前审阅303部短片并打分。


因为数量庞大,有些片子时长长达半小时到四十分钟,林秉翰很快从初当评委的兴奋中冷静下来。“有时候看到一些片子真的看不动,因为有很多是像素不是特别高的片子,感觉大家都趋向于拍相似的题材,然后相似的剧情。”



但总有一些片子会特别亮眼,这是林秉翰最为激动的时刻。“我比较喜欢怪异一点的,就是有一点跟别的东西不太一样的片子。有三部片子我挺喜欢,其中两部最终入围了,另一部很可惜,好像在任何一个电影节上我都没有见到它的消息,但我特别喜欢,叫《乔迁之喜》。”


还有些片子,是让他回味无穷的。比如讲述女同题材的《变身》,“当时看的时候觉得什么玩意,结果看了之后就一直留在脑海里,后面就改了一个比较高的分。”


另一位评委薄汉雄在审阅时也有类似感受,他很喜欢《海里面能长出森林》《冬日和》这两部片子,“好的片子会跳出来,一般的差不多都是很雷同的片子,就会被埋没。”


他的标准是看一个导演有没有在作品中表达自己的想法,发出自己的声音。“这个声音不是一个具体的声音,他的表达可以是一个怒吼,也可以是一个叹息,甚至不发出声音也是一种声音,但是他得有这个表达,其他的什么制作质量这些都是辅助的。”



在整个初审阶段,每位评委平均每天要审阅数十部短片,而这些评委大多也是导演出身,他们还有自己的工作要做。林秉翰每天用来审片的时间段有两个,早上10点到中午12点,然后晚上6点吃完晚饭继续审阅直到晚上11点。


好在分秒帧有小程序,支持手机审片,同时还能保证画面质量。这极大解放了评委们的身体,让他们可以在多个场景下更自由地审阅。


习惯了网盘传输和电脑审片的林秉翰对此深有感触,“就特别不同,很方便,该有的功能都有,而且能调清晰度,也能调倍速。它倍速播放还挺流畅的,还可以设置审阅状态,显示我把它看了。”


便捷,还是便捷!


HiShorts!之所以能成为国内最大的短片电影节,HiShorts!负责人认为正是源于它遴选出来的作品的独特优质,与评委的权威性。


“我们历届入围的作品中像《额温枪女孩》《疯羊》《拼车》等,都是各具特色的优秀作品。大家回过头来看,哦,原来通过HiShorts!走出来了这么多好作品,那么自然也会对未来的参赛作品充满了期待。”



评委方面,初审评委中的林秉翰、薄汉雄都是去年HiShorts!获奖短片的导演,另外组委会每年都会邀请七位不同领域的知名人士组成评审团。


过去的终审评委包括中国著名导演李少红、韩国导演李沧东、戛纳金棕榈获奖导演 Ruben Ö stlund、奥斯卡最佳美术指导叶锦添、当代艺术家徐冰等等业界知名人士。


而且主流视角之外,HiShorts!很早就开始关注了动画领域,还独树一帜地设置实验(艺术)、音乐(MV)、商业等单元,拓展了短片电影的内容边界,让大家觉得很新奇。


这也是林秉翰最欣赏HiShorts!的地方,“我觉得一个电影节如果没有它的特性、色彩的话,就失去了一些东西。”



某种程度上,分秒帧的加入,也提高了HiShorts!的权威性与独特性。它不单单是一款好用的工具,更是提高整个行业生产力的新科技。


数千部影片通过在线上传输、被多位评委审阅,而在分秒帧里留下了痕迹,这既是评委们反复斟酌、客观点评的证据,也是HiShorts!权威性的数字化展现。


使用分秒帧审片后,HiShorts!组委会和评委们对其最多的形容词就是“方便”。


除了手机审片和倍速播放外,同样初任评委的薄汉雄还尝试了很多分秒帧的其他功能,“比如说我想搜一个东西,直接搜名字就能搜出来。”



此外像批注、分享等功能,薄汉雄均有涉猎。“我觉得它就是很方便,审片给一个链接就行了,而且可以把这个片子分享给别人,然后用密码分享。尤其是在上面能打标注、写评论,我觉得如果是协同操作的话,不光是审片,可能做自己的片子的时候,在流程上都会有一个挺好的帮助。”


这是薄汉雄第一次知道分秒帧平台,但使用过程中的便捷让他觉得,分秒帧不仅可以用在短片节审片过程中,还可以在团队拍摄上发挥大作用。


因为分秒帧支持多版本管理,对视频素材可以自动转码,薄汉雄非常需要这个功能。“比如说拍完了第一天的素材可以上传上去,自动转码,然后各个团队都能及时在线上看到素材,包括之后片子的一些进展、每一版本的分享,我觉得都是可以用的。”



分秒帧出现之前,影视行业沿用传统工具也能把内容做出来,但新的工具出现后,未来会是什么样子,薄汉雄和林秉翰都很期待看到科技对人的改变。


林秉翰说:“如果它真的能做到功能完善,而且知名度也上来的话,大家都会选它,因为使用很方便,特别是现在大家都用手机的情况下。”



相关阅读

做线上教育7年,学员近千万,他们是如何应对行业变革?
分秒帧2022-05-12
腾讯音乐是怎么做有声书的?
分秒帧2022-04-20
一个海外IP,凭什么能在中国稳收643亿流量?
分秒帧2022-04-14

下一篇

教育“双减”之后,他选择做短视频自救
教育“双减”之后,他选择做短视频自救